欢迎来到山西冶金岩土工程勘察有限公司!

冶金岩土
搜索
搜索
imgboxbg
/
/
/
路灯下的小老头

企业文化

资讯详情

路灯下的小老头

  • 分类:职工文苑
  • 作者:刘喆
  • 来源:第七分公司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8-22 09:24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夏日的太阳,是多情的,即便黄昏的那抹残纱已然渐渐褪色,它还是露了个橘红的边边,与那充满挑衅的月牙儿争最后一丝艳。可能就在它不慎跌下西边眼帘的那一刻,马路上的路灯像看热闹似的,发出了带着惺忪的亮光。 马路上的人,攒动着,那种解脱一天的禁锢奔向自由的热情,推起了城市里喧嚣的浪,属于夏日夜里特有的高涨。漫步其中,见证的都是日新月异的美好。暑假的夜晚路边驻足的人很多,散散步、溜溜狗,到处都是放了假孩子的嬉戏打闹声。相随的人说说话都不会被打扰到,偶尔有三两声虫鸣,也只增了惬意。周边卖水果、小吃的人忙乎着,兜着塑料袋招揽着生意。城市跟人一样,在夏日里,充满奔放的活力。 我领着孩子,顺着马路牙子,一路向东往汾河公园走去,路边有个老头,时不时在晚上华灯初上时占据一下这里,架起他的吃饭家伙——老式爆米花机,开始经营他的生活。或许,他觉得只有在这里,那爆米出锅时像闷炮一样的炸响声,才不会惊扰到别人吧。 不一会,他便把爆出的大米花、玉米花,用塑料袋装好,码得整整齐齐,摆在了前面。这时候,他便抽空歇息了。这是个没有围观的地方,尽管这个古老的设备,会偶尔带来大人对童年的回忆,吸引了小孩子好奇的目光,但能在这个地方驻足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,鉴于人们越来越讲究的卫生饮食,很少有人会买这个东西,更何况是人影稀疏的大晚上。 每每有人在他的小摊前稍微多瞅两眼、或减速通过,都会被他敏锐的捕捉到,他那说不清是脏还是熏黑亦或就是暗沉肤色的脸上,就堆起了笑容,压缩打包了他所有的讨好,从坐着的地上一骨碌站起来,殷勤道:“来一包吧,三块钱,没有添加的。”这一脸谄笑可以持续到那个人对着他的只剩背影的时候,他便讪讪的又坐回原地。 天越来越黑,我路过他,继续向前走去,不时回过头看看,却始终不知道他偶尔发愣的眼睛看向何方。 过了天桥,离开了刚才的热闹区,耳朵渐渐清净了起来。公园里,各种舞蹈集结着一团一伙,靠歌曲的区分,占领并蚕食着地盘。踢毽子的呐喊声、清脆悦耳的乐器声,淹没着那一边健走一边嘀嘀咕咕的声音。 溜达了一大圈,我原路返回了。远远的,又看到了他。他已经把所有的家伙事收拾停当,放在了倚停旁边的一辆自行三轮车上。一把扫帚在他手中卖力的工作着。这个地方,很少有人在用过后把它收拾干净,只有环卫师傅早晨起来还它一份洁净。他不过是临时占用了一下,没有弄得很脏,况且天这么黑了,谁也不会在意,他却扫得一丝不苟。 走了好久,我忽然想起,对他的衣着居然没有分毫的印象,只依稀记得,那斑驳的树荫漏了些许路灯的光斑在他身上,但他佝偻着的背和堆砌的笑却始终浮现在我的脑海,依照他的状况,我不觉得他是个有文化的人,可偏偏想起了著名文学家梁晓声对“文化”二字的解读“植根于内心的修养,无需提醒的自觉,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,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” 在这个人心浮躁却充满冠冕堂皇的社会,路灯下的这个小老头,应该算是个“文化”人吧。

路灯下的小老头

【概要描述】夏日的太阳,是多情的,即便黄昏的那抹残纱已然渐渐褪色,它还是露了个橘红的边边,与那充满挑衅的月牙儿争最后一丝艳。可能就在它不慎跌下西边眼帘的那一刻,马路上的路灯像看热闹似的,发出了带着惺忪的亮光。

马路上的人,攒动着,那种解脱一天的禁锢奔向自由的热情,推起了城市里喧嚣的浪,属于夏日夜里特有的高涨。漫步其中,见证的都是日新月异的美好。暑假的夜晚路边驻足的人很多,散散步、溜溜狗,到处都是放了假孩子的嬉戏打闹声。相随的人说说话都不会被打扰到,偶尔有三两声虫鸣,也只增了惬意。周边卖水果、小吃的人忙乎着,兜着塑料袋招揽着生意。城市跟人一样,在夏日里,充满奔放的活力。

我领着孩子,顺着马路牙子,一路向东往汾河公园走去,路边有个老头,时不时在晚上华灯初上时占据一下这里,架起他的吃饭家伙——老式爆米花机,开始经营他的生活。或许,他觉得只有在这里,那爆米出锅时像闷炮一样的炸响声,才不会惊扰到别人吧。

不一会,他便把爆出的大米花、玉米花,用塑料袋装好,码得整整齐齐,摆在了前面。这时候,他便抽空歇息了。这是个没有围观的地方,尽管这个古老的设备,会偶尔带来大人对童年的回忆,吸引了小孩子好奇的目光,但能在这个地方驻足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,鉴于人们越来越讲究的卫生饮食,很少有人会买这个东西,更何况是人影稀疏的大晚上。

每每有人在他的小摊前稍微多瞅两眼、或减速通过,都会被他敏锐的捕捉到,他那说不清是脏还是熏黑亦或就是暗沉肤色的脸上,就堆起了笑容,压缩打包了他所有的讨好,从坐着的地上一骨碌站起来,殷勤道:“来一包吧,三块钱,没有添加的。”这一脸谄笑可以持续到那个人对着他的只剩背影的时候,他便讪讪的又坐回原地。

天越来越黑,我路过他,继续向前走去,不时回过头看看,却始终不知道他偶尔发愣的眼睛看向何方。

过了天桥,离开了刚才的热闹区,耳朵渐渐清净了起来。公园里,各种舞蹈集结着一团一伙,靠歌曲的区分,占领并蚕食着地盘。踢毽子的呐喊声、清脆悦耳的乐器声,淹没着那一边健走一边嘀嘀咕咕的声音。

溜达了一大圈,我原路返回了。远远的,又看到了他。他已经把所有的家伙事收拾停当,放在了倚停旁边的一辆自行三轮车上。一把扫帚在他手中卖力的工作着。这个地方,很少有人在用过后把它收拾干净,只有环卫师傅早晨起来还它一份洁净。他不过是临时占用了一下,没有弄得很脏,况且天这么黑了,谁也不会在意,他却扫得一丝不苟。

走了好久,我忽然想起,对他的衣着居然没有分毫的印象,只依稀记得,那斑驳的树荫漏了些许路灯的光斑在他身上,但他佝偻着的背和堆砌的笑却始终浮现在我的脑海,依照他的状况,我不觉得他是个有文化的人,可偏偏想起了著名文学家梁晓声对“文化”二字的解读“植根于内心的修养,无需提醒的自觉,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,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”

在这个人心浮躁却充满冠冕堂皇的社会,路灯下的这个小老头,应该算是个“文化”人吧。

  • 分类:职工文苑
  • 作者:刘喆
  • 来源:第七分公司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8-22 09:24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夏日的太阳,是多情的,即便黄昏的那抹残纱已然渐渐褪色,它还是露了个橘红的边边,与那充满挑衅的月牙儿争最后一丝艳。可能就在它不慎跌下西边眼帘的那一刻,马路上的路灯像看热闹似的,发出了带着惺忪的亮光。

马路上的人,攒动着,那种解脱一天的禁锢奔向自由的热情,推起了城市里喧嚣的浪,属于夏日夜里特有的高涨。漫步其中,见证的都是日新月异的美好。暑假的夜晚路边驻足的人很多,散散步溜溜狗,到处都是放了假孩子的嬉戏打闹声。相随的人说说话都不会被打扰到,偶尔有三两声虫鸣,也只增了惬意。周边卖水果、小吃的人忙乎着,兜着塑料袋招揽着生意。城市跟人一样,在夏日里,充满奔放的活力。

领着孩子,顺着马路牙子,一路向东往汾河公园走去,路边有个老头,时不时在晚上华灯初上时占据一下这里,架他的吃饭家伙——老式爆米花机,开始经营他的生活。或许,他觉得只有在这里,那爆米出锅时像闷炮一样的炸响声,才不会惊扰到别人吧。

不一会,他便把爆出的大米花、玉米花,用塑料袋装好,码得整整齐齐,摆在了前面。这时候,他便抽空歇息了。这是个没有围观的地方,尽管这个古老的设备,会偶尔带来大人对童年的回忆,吸引了小孩子好奇的目光,但能在这个地方驻足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,鉴于人们越来越讲究的卫生饮食,很少有人会买这个东西,更何况是人影稀疏的大晚上。

每每有人在他的小摊前稍微多瞅两眼、或减速通过,都会被他敏锐的捕捉到,他那说不清是还是熏黑亦或就是暗沉肤色的脸上,就堆起了笑容,压缩打包了他所有的讨好,从坐着的地上一骨碌站起来,殷勤“来一包吧,三块钱,没有添加的。”这一脸谄笑可以持续到那个人对着他的只剩背影的时候,他便讪讪的又坐回原地。

天越来越黑,我路过他,继续向前走去,不时回过头看看,却始终不知道他偶尔发愣的眼睛看向何方。

过了天桥,离开了刚才的热闹区,耳朵渐渐清净了起来。公园里,各种舞蹈集结着一团一伙,靠歌曲的区分,占领并蚕食着地盘。踢毽子的呐喊声、清脆悦耳的乐器声,淹没着那一边健走一边嘀嘀咕咕的声音。

溜达了一大圈,我原路返回了。远远的,又看到了他。他已经把所有的家伙事收拾停当,放在了倚停旁边的一辆自行三轮车上。一把扫帚在他手中卖力的工作着。这个地方,很少有人在用过后把它收拾干净,只有环卫师傅早晨起来还它一份洁净。他不过是临时占用了一下,没有弄得很,况且天这么黑了,谁也不会在意,他却扫得一丝不苟。

走了好久,我忽然想起,对他的衣着居然没有分毫的印象,只依稀记得,那斑驳的树荫漏了些许路灯的光斑在他身上,但他佝偻着的背和堆砌的笑却始终浮现在我的脑海,依照他的状况,我不觉得他是个有文化的人,可偏偏想起了著名文学家梁晓声对“文化”二字的解读“植根于内心的修养,无需提醒的自觉,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,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”

在这个人心浮躁却充满冠冕堂皇的社会,路灯下的这个小老头,应该算是个“文化”人吧。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下属企业

总局网站群

相关链接

联系我们

0351-2413463

传真:0351-2413057   

地址:龙城大街107号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三局科研楼

山西冶金岩土工程勘察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