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山西冶金岩土工程勘察有限公司!

冶金岩土
搜索
搜索
imgboxbg

企业文化

资讯详情

刘大巴掌

  • 分类:职工文苑
  • 作者:汪秀风
  • 来源:总公司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09 10:14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

刘大巴掌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职工文苑
  • 作者:汪秀风
  • 来源:总公司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09 10:14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三十年,从光滑红润到松弛沧桑,那双大巴掌带我感受成长、学会生活。摇晃的流年、轻摆的时钟,不经意间夺走了我们太多相聚的时光,可是,那份刻骨铭心却与日俱增。于我而言,那双大巴掌承载了太多情感,有畏惧和懵懂的交织,也有宠爱和成长的融合,还有感恩和心疼的并存,是刘大巴掌的教育成就了今天的我。

她出生在六十年代初的山村里,或许因为是家里的老姑娘(最小的女儿),没有挨饿受冻,十六七岁就长了一米七二的个头,那双手自然也不小。因为姓刘,四岁的我经常凑到姥姥、舅舅的耳边,一本正经地说:“她是刘大巴掌,可厉害了,千万别告诉她。”听者忍俊不禁,总是以笑谈的方式“出卖”了我。

小树不修不直溜儿

家人说,我在七个多月大的时候就开始说话了,而且发音比较清楚,从小,左邻右舍的叔伯婶娘们就喜欢逗我。那日,与姥姥家同姓的邻居刘大伯叫嚷着要去家里吃饭,他高大肥胖的身材,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声称要把我家的米吃完。记不得当时的想法,或许就是很多小孩子都有的“小气”,亦或是把刘大伯的话完全当了真,我挡在大门口坚决不让他进院,还骂了人家一句最常见却又最肮脏的话。忘记那场尴尬是如何收场,但清楚地记得那一顿大巴掌。

不知谁把这不愉快的纷争告诉了刘大巴掌,尤其没有落下那句脏话。唉,我那圆润粉嫩的小脸蛋,就像含苞待放的桃花一样喜人,可是——大巴掌还是拍了上去。肢体的教训之后便是思想的教导,刘大巴掌要求我必须登门道歉。“大伯,我……错了,我……不该骂您……”十个字,感觉自己说了半个世纪,两个脸颊越来越烫,双唇越抿越紧,鼻尖、额头不断挤出汗珠,脑子里一片空白,刘大伯说了些什么根本没听清,只记得那扎心的尴尬。

返回家的路上,我不敢抬头,默默地数着自己的脚尖。“抬起头,我给你讲个故事……”刘大巴掌给我讲了一个孔子改错诗的故事。对于当时的我并没有深入理解故事的寓意,但在刘大巴掌的要求下,故事结尾的那首小诗我至今记忆犹新:登山望沧海,茅塞豁然开;圣贤若有错,即改莫徘徊!

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从这次“骂人事件”之后,我真的改掉了“出口成脏”的坏毛病。

恨铁不成钢

家里农活比较多,上小学前,每到农忙时节,我便被送到姥姥家。每天吃过晚饭,舅舅们就聚到姥姥屋里唠家常。忘了是谁一时兴起要教我查数,我便成了那段时间的话题焦点。出乎大家的意料,我只会查5个数,舅舅们努力了大半个月,我还是不会从1数到6。刘大巴掌来接我,姥姥很是无奈地说:“这丫头智商有问题啊,虽然平时看起来百精百灵的,可连6个数都查不明白,唉——”

从姥姥家到我家要骑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,沿途是奔腾的浑江水和烂漫多彩的野花,小鸟、蜜蜂、蝴蝶飞来飞去,一路的画风都是很美的,只可惜,我不敢贪赏。临行前,刘大巴掌已经给我下了明确指示:路上教你查数!老式的大“二八”自行车,前面的大梁上安着一个儿童座,我就坐在刘大巴掌的眼皮底下,稍有溜号,大巴掌就会靠过来……毛主席说过,世界上怕就怕“认真”二字。确实,我的“智商”向“认真”臣服,两个小时的时间,我不仅能从1查到100,还学会了10以内的加减法。取得这样的成绩,与刘大巴掌的震慑力是绝对分不开的。

小学毕业后再也没有与刘大巴掌发生过肢体冲突,最危险的一次应该是高一开学那天。

一直信心满满的我没有考上重点高中,心里落差太大,开始跟自己较起了劲儿,决定下海经商,从推车的水果摊贩开始。那个暑假,我每天跟着姑父早出晚归地卖水果,刘大巴掌几次劝说都被我拒绝了。就在高一开学的那天,姑父竟然没有进到货,我们只能休息。吃完早饭,我正在房间里整理零钱,刘大巴掌进来了,拿着拇指粗的半截木棍,瞪得圆圆的眼睛里透着寒光,脸颊上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屏住呼吸,下弯的嘴角伴着咬紧的牙关,再加上那紧锁的眉头,吓得我“嗖”地站了起来。“收拾东西,去普高(非重点高中)报到,考上了就必须念,没得商量。”我愣了半天,便乖乖地收拾起东西来。

当我拿到大学入取通知书和就业协议的时候,当我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、喝着茶水的时候,总会想起刘大巴掌,眼里、心里都是满满的感恩。

精心的呵护

刘大巴掌是土生土长的农民,但与其他农妇不一样,她对子女的关爱更贴近心灵。

还记得中考前夕的一天,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,刚上课不久,就听见窗边的同学在窃窃私语,好像说学校门口有位家长,不少同学起身张望,可都又悄悄地坐下了,我没有在意,一直低头研究那几道数学题。下课后,我把手上的那道题写完了才拿上饭票准备去食堂。我的教室正对着校门,那个熟悉的身影让我有些吃惊,刘大巴掌!我飞奔到校门口,她那黑瘦的脸颊和额头上挂满了汗珠,干巴的嘴唇告诉我,她一定又渴又饿,两只大巴掌分别提着一个大大的黑塑料袋。看见我,刘大巴掌笑得很幸福,连忙打开手中的黑塑料袋,我看见好多包装精美的礼品。“前两天上山抠了点根儿(指穿地龙、沙参等野生药材),今天去县城卖了,正好帮你选了些送给同学的小礼物。”每个礼品盒上都插着一张小卡片,上面是礼物的照片和特点介绍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拉着那双黑瘦干裂的大巴掌,对着她使劲儿地笑着。

那一刻,我的幸福不只源于被宠爱,更因为她懂我的心思:我读的是一所乡村中学,教学质量明显落后,每年能考上重点高中的寥寥无几,我抓紧一切时间复习,看着同学们互赠礼物留念,尤其是有同学把礼物送给我的时候,着实尴尬……

 重拾岁月旧梦,我不得不承认,自己是一个性格顽劣的女孩,倘若没有刘大巴掌的严加管教和贴心关爱,我可能是街头穿着奇装异服的大姐大,可能是为了生计奔波在风雨里的小贩,可能是缺乏情商的孤独者……回首往事,岁月凝香,签收今天的自己,心中无限感恩。刘大巴掌——我挚爱的母亲,她用心读懂我,用最恰当的方式引领我不断成长……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下属企业

总局网站群

相关链接

联系我们

0351-2413463

传真:0351-2413057   

地址:龙城大街107号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三局科研楼

山西冶金岩土工程勘察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